日本看中国创业者-可以卖商品到日本的电商网站是哪个

本文章目录

可以卖商品到日本的电商网站是哪个

日本乐天

乐天是日本最大的虚拟商业圈,成立于1997年,隶属于日本的乐天株式会社。乐天产品类目丰富,拥有众多的忠实用户。乐天株式会社也有经营infoseek等等很多不同业务的网站。乐天市场支持简体和繁体中文,也可以使用人民币,支付宝和PayPal支付,一般会用国际邮政快递EMS发货,乐天确实可以称得上是日本电商平台排名中的老大哥了。

亚马逊日本

亚马逊公司想必各位卖家朋友都是比较熟悉的,在日本,亚马逊有11个FBA仓库和两个客服中心。这一点对于我们中国卖家是非常有优势的。也正是亚马逊强大的体系和完善的类目,赢得了题本民众的喜爱,荣登日本店铺平台排名榜日本客户普遍要求比较高,就算是以严谨古板着称的德国,也不会像日本那样追求极致的完美,所以强大的物流服务和服务团队对于买家来说是非常有帮助的,而多达1亿的人口和高网络覆盖率的日本,确实值得卖家一试。

日本Yahoo雅虎

日本Yahoo雅虎也是日本本土十分常用的购物网站,网站上包含非常齐全的生活用品,也包括众多效果好价格低的药妆品牌,在日本雅虎网站购物时,消费者不必逐一搜索各品牌***,在该网站上可以同时对比多家化妆品价格。日本雅虎开通了支付宝支付渠道,对中国消费者来说很方便,不过它目前还不支持海外直邮,需要通过转运公司将商品运到国内。

STARDAY

STARDAY日本跨境电商服务平台依托在全球建立的供应链体系,为日本消费者提供高品质的购物体验,为创业者开辟全新的外贸通道。STARDAY将在日本全境开设1000家starday Mart体验店,帮助更多的中国人通过STARDAY平台完成基础性服务,开拓市场、建立品牌、实现产业升级;帮助更多胸怀梦想的人,通过网络,实现中国产品遍布世界每一个家庭的梦想。让消费者在移动端便捷购物的同时享受线下购物的乐趣。

STARDAY平台拥有高效服务,创新业务模式,专业海外仓,无忧配送,发展业务机会多,销售潜力大,0租金0佣金,免海外仓仓储费。为卖家提供一系列便捷工具及支持。针对日本用户选品推荐热销商品。

定位:面向日本的电商服务平台

文化:共建、共享、回归。(共建供应链体系,享全球优质资源,回归商业本质)

DMM

DMM是由株式会社DMM(旧名Digital Media Mart)运营的电子商务网站。最初从成人影像制品的贩售·配信起家,后来逐步将业务扩展到在线游戏、VOD、电子书籍以及电子商务等领域,是个偏成人类的集视频、游戏、电子书籍配信和网购等服务于一身的综合性电商网站。产品品类主要包括ACGN、偶像、软件、博彩,以及家电、服饰等各类物品的出租服务,在这上面你可以买到各类数字版权作品,但是只能在日本IP上登录,非日本IP是被封的。

日本Mericari

在日本也有二手商品电商,Mercari就是日本有名的跳蚤市场。Mercari的CEOShintaro Yamada透露,Mercari每天都会有10000件商品刊登出来,目前网站上总共有10万多件二手商品在售。Yamada还透露,网站上销售的商品有一半以上都是女性使用的商品,可以判定Mercari的用户有一半以上都是年轻的女性,由职业女性和时尚女性、年轻母亲等群体构成。

日本Mericari成立于2013年,App下载量达3200万次。日本Mericari通过与专业的物流方和支付方进行合作,降低了交易难度,增加了客户粘性。

Zozotown

Zozotown是一家成立于1998年的综合时尚门户网站,在乐天与日本亚马逊的竞争下一直保持着自己的独立成长。Zozotown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个长寿的电商网站,主要是由于推出了很多子网站。其旗下拥有的子公司包括ZozoUsed是销售二手服装的、Wear是一个服装信息分享社交软件等。

Kakaku

Kakaku是日本最大的比价网站。Kakaku从2003年上市至今,月使用人数早早就超过了680万人,月PV值高达3亿5千万。Kakaku主要是针对电脑和配件,家电等电子产品比价服务,还会提供一些商家信息。经过专业的数据分析, kakaku的主要使用者为男性,女性的使用频率也非常高。商家入驻kakaku的话,根据产品种类不同,一共分为三个大类,月基本费用从10500日元到52500日元不等。

Fril

Fril是一个与Mercari类似的跳蚤市场APP,不同的是Fril的用户年龄更低,大部分是高中生和大学生。用户可以用手机拍照上传,然后会受到来自有意卖家的提醒。Fril是由Open Network Lab在2012年推出的,目前已经达到了150万的下载量,每个月的转化金额为500万美元。

AucFan

日本很流行拍卖网站,AucFan就是一个把各种拍卖网站集合起来的平台。用户可以在AucFan上面对自己想要的商品进行比价,然后再选择合适的网站去购买。

以上是日本十大跨境出口电商平台介绍,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中国资本在日本动漫行业的发展如何

最近几年的日本动漫行业虽说也保持着每年百来部新番的产出速率,但大家都知道,这堆创作中能够受人待见的也仅仅有零星的几部罢了,更多的番目也都如同在眼前飘过的一缕青烟,在给动漫迷们带来片刻的消遣之后,便被遗忘在虚空之中了。

而这也是这几年来在网络上广为流传的“日漫衰败论”的形成原因—值得一提的是,如同2018年每个季度都有佳作出现的图景,在过去多年里是鲜少有见过了,对上一次当属2011年石头门,魔法少女小圆,未闻花名一并上映的那个年头。

于是乎,近几年来中国资本蜂拥到来日本地域上的状况,也就被众多日本网友看作为“对日本动漫的一次救赎”。

但现实却是事与愿违的, 这些年中国在日资本并不尽如人意,未取得长足的发展。对于这一现象的出现,知名动画人“青木悠”就在公开场合对外发表了一番看似很有建设性的看法,归结来说共有以下这几点关键点—

其一为中国企业和日本动画人的理念不相调和。作为资本主导的中方始终都坚持着由中国这边来进行动画创作的统筹(制定创作的内容和形式),然后日本动画人再用自己的技艺去赋予创作生命。

这看似也无可厚非,毕竟投资给你了,不也就应该按照我们的心意去创作吗?然而现实却与日本动画人的理念产生了矛盾,对于优秀的日本动画人来说,他们首当其冲追求的就是创作的自由度—后续的播放权和投放渠道他们可以不管,但是动画究竟要制作什么内容,以及应该用怎样的风格来呈现,这全都要由动画人去构想。

你们或许会说,如此强势的合作关系真的会有资本方去投资吗?你们可别说,近几年来如日中天崛起的流媒体巨头“网飞”便是依仗着这样的合作与日本动画人搭建出了良好的创作平台,比如今年年初上映的那部,经由日本知名动画人汤浅政明拍摄的《恶魔人》便是这一模式下的产物咯,可称之为2018年的更佳创作呢。

但是问题来了,不是已经有老大哥在前面给中国资本树立榜样了吗?那为何中国企业不去学学这种合作模式呢?

或者原因就在近两年来在国内掀起的“漫改浪潮”中,其中最具代表的当属热门网文小说的改编了,诸如《星辰变》,《斗破苍穹》,《魔道祖师》,《全职高手》等等人气新番都均一是借由知名的网文小说改编而成的,虽然这种模式会带予制作成本的极具升高(购买版权要花费不少的资本),但却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作品上映后的“人气困境”问题—-知名IP都能带给漫改创作不少的基础用户观众,而这批观众作为新番种子用户的重要性是关键的。

在这样的一个市场倾向下,中国资本之所以向日漫行业示好的“司马昭之心”就显而易见了—意图寻觅优秀的改编大师,以及能够产出高质量画面效果的制作团队,而非原创动画的好手。但也正因为这样的理念与日本动漫人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故此这几年的中国资本在日本的成长也就不尽如人意咯。

除此之外,青木悠还对网络上曾经存有的“只要中国企业在日本开出足够诱惑的工资,那就能成功的带来人才”的观点予以了驳斥,其理由为“要成功做到这一点可不容易,也绝非仅有钱就能够搞掂的,必须至少拥有一条以优秀制作人为首的完整的十多人生产线,这是日本优秀动画人到来的基础,否则他们是会对此置若罔闻的,因为零星的一两个动画人是不具备产出一部动画作品的能力的”。

简而言之,时下的中国资本在日本地域遭受到了举步维艰的困境,

但这事情在隔夜君看来却是不以为然的,不是说隔夜君能够提供绝妙的解决方法,而是说,这一困境根本就不是动漫行业所独有的,这是一种全行业性都普遍存在的问题。

若将事情变换一下形式,那就成了这样的现象:“只有所有资源都完备到位了,方才可以做出优异的产品/服务”。

其实对完备性的追求,是人类与生俱来都存有着的一种倾向,这是对确定性的一种把握。但若果过分的执着于此,认为这就是困境甚至是悖论的话,那事情就会变成“只要我有马云和马化腾,那我才能做好电商和社交软件”这样的局面了。

事实真是如此吗?纵观如此之多的商业发展历程,带有革命颠覆性的物种真的是所谓“拥簇完备资源”的企业所带来的吗?当然不是!

2000年前后的阿里巴巴,企鹅腾讯,网易,以及随后出现的革新了移动互联网的滴滴,美团,摩拜OFO,陌陌等等,我们生活所见,基本都是由不知名的创业者所造就的(这些企业在创业初期无不都是些不入流的非专业人员)。而真正所谓的巨擘比如诺基亚,摩托罗拉等,如今的局面如何,相信已经是不容争辩的事实了。

这说明了什么?勿须崇拜所谓的“完备性”,要真想在某一行业有一番作为,二三流的团队是没有关系的,正所谓“画面特效不够,故事来凑”,用可观的薪酬招募一些创作能力不差的员工,然后再慢慢的养育打磨数部精品创作出来,自然而然的就能够在日本地域打出名堂,然后自然而然的就会有所谓的知名动画人加入了。

千万别认为这只是痴人说梦的事情,在国漫行业也都时常出现这样的事情呢。比方说《请吃红小豆吧!》和《刺客伍六七》的创作团队,均一为刚成立不久的工作室创作的,主创人员也大多是刚从大学毕业出来的90后呢。

故此,在隔夜君看来青木悠的看法便是庸俗的,而其“不可能”的言论也昭示出了他人有点儿鼠目寸光了。尤其在日本新番烂作层出不穷的当下,相信也会有越来越多优秀的日漫创作者抱有着到来中国动漫企业一试身手的想法的,无论横看还是竖看,这都不是个困境,相反还是中国资本在日本的机遇呢!

加油吧中国动漫,舍本一点儿去试错,让日本人明白投身到中国动漫企业的价值所在吧。

关注【隔夜说动漫】,一个有趣且有深度的动漫自媒体。

如果觉得回答对你们有用,麻烦“点赞”以表鼓励!

大家怎样看待女仆健身馆

「还有最后10秒。好了,主人辛苦了」。女仆文化这一回打破次元,进入了健身房。

今年4月,女仆健身房(MAID GYM)终于在东京秋叶原开张了。开业前2个月,女仆健身房项目刚刚在Camp Fire网站上结束众筹,3个月时间筹齐了146.6万日元。

群众募资页面中Maid Gym Project

这么点钱当然不够开健身房,众筹更像是一次预热营销。今年年初,不少日本宅男就表示新年愿望是拥有一张女仆健身房的会员卡。

女仆健身房一节一到三人的50分钟私教课花费为7500日元。这和日本高级健身中心RIZAP一节课的价格差不多。除此之外,想去女仆健身房体验的话,你还得额外交1000日元会费。

为了保证「主人们」的安全,这些女仆实际上也相对专业。她们几乎都曾在大型健身房或者曾经是运动员。不过她们对「主人」的往往更具特色。

日经中文网记者在女仆健身房观察到一位42岁的女职员。她刚举完杠铃,表示,「我原以为女仆上课会比较温和,结果完全想错了。但女仆们十分可爱地鼓励我,连身为女性的我也更有动力了」。

女仆健身房开在秋叶原宅男聚集的二次元基地,更像是一家体验店。它一次性最多只能容纳6个人同时健身。

女仆健身房实景

在这之前,更常见的是女仆咖啡馆。1998年东京角色展(Tokyo Character Show)上,把游戏中人物打工的餐馆Pia Carrot 2号店改成咖啡厅搬到现场的策划大获成功。后来,著名ACG(动画、漫画、游戏的总称)内容提供厂商「花椰菜社」Broccoli 就在秋叶原开了限期的 Pia Carrot 咖啡店。因为这种服务员身着女仆装的咖啡店太受欢迎,其限定期间也一度延长。

考虑到女仆文化在二次元人群中的影响力,女仆健身房本质上是在吸引年轻人。日本search.com网站2015年调查研究了6家连锁健身房。他们发现,去健身房的多是中老年人。日本总务省《家庭支出调查》结果也显示,健身支出最多的是60-69岁年龄层的人群,占总支出的36.5%。相比之下,30-39岁年龄层的人只有5.4%,20岁以下的则仅占0.9%。

在健身领域,和中国创业公司想要降低健身消费门坎不同,日本创业者们打的是心理战。除了靠女仆服务和二次元粉丝文化之外,横滨的一家健身房最近还尝试过跨界图书馆。他们想要吸引的则是40岁左右的社会精英。

如何评价“联想虽然来自中国,但现在已经是

谢邀!

一、联想是国际企业何来自信

1、联想到底有多大家底号称是国际企业

2016年8月,全国工商联发布“2016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联想名列第四。

在中国,联想个人电脑产品的市场份额达35.2%(Q2/FY2007,IDC数据)。联想已连续10年保持中国排名第一。

2013年度《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中,联想集团排名大幅提升,从2012年的第370名上升至第329名。联想集团的营业额达340亿美元,已超越部分国际知名的品牌企业。

2018年5月9日,“2018中国品牌价值百强榜”发布,联想位列第33。

2、联想吹过的牛逼: 联想从事开发、制造及销售最可靠的、安全易用的技术产品。我们的成功源自于不懈地帮助客户提高生产力,提升生活品质。 创造世界最优秀、最具创新性的产品 联想承诺成为一名负责和积极的企业公民,不断改善经营,为社会发展做出贡献。联想坚信企业是社会的一个重要部分,并致力于与员工和当地社会一道改善人们工作和生活的质量。(全球公民)

如果仅从营业额来看的确是一家名副其实的国际品牌企业;杨元庆并没有自吹自擂,拉仇恨。

二、联想“不堪回首的往事”

1、联想产品召回

联想因产品的电池在偶然情况下会发生故障,导致电池外壳过热,存在安全隐患。两次召回产品一是2014年3月27日起,在中国大陆地区召回2010年10月至2011年4月之间出售的部分型号;二是2015年4月21日起,在中国大陆地区召回2010年10月至2012年6月期间生产的部分ThinkPad

2、产品缺陷在美国遭起诉

联想 U310和U410笔记本2012在美国上市,但由于本身的缺陷导致WiFi变慢,或无法工作。嘉利特·卡苏塔(Garrett Kacsutta)等原告2014年8月22日向美国加州中部地区法院提起诉讼。原告指控联想上述两款产品存在设计缺陷和保修问题,并很快获得了集团诉讼地位。8.3万名购买过U310和U410的美国消费者均属于原告之列。最终联想不得不向受影响的用户付款。(提供的250美元购物券只能在该公司的官方网站使用。如果不想接受100美元退款或250美元购物券的用户,则可以享受免费维修,并将保质期延长一年。另外,自掏腰包修复WiFi问题的用户,只要能提供相关证明,也可以得到联想的补偿。)

三、联想的国际企业认可度

手机领域败给了华为,电脑败给了惠普,5G标准投票给了高通,还有何脸面说自己是国际企业,却在全国人民唾沫的汪洋大海漩涡中居功自傲自鸣得意未免有些不合时宜,在更极端人的眼里这无疑是急着为自己立牌坊。

在日本,为什么老人要出来工作

日本老人出来工作分两种人,一种老人是为了消磨时间,在家闲着无聊,而不是为了挣钱而挣钱,就是为了打发时间。在工作的地方干的时间久了,有感情了,最主要身体健康,还能干得动,就不想回家孤独终老。

另一种老人是为了生活所迫,如果不工作就无法生存。日本的养老金从65岁才开始领取,而且每月还要交医疗保险费的,不管你有无收入医疗保险是一直要交到你活到最后一口气的。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日本缺少劳动力,也给这些老人造成有工作的机会。这些老人出来工作并不是老了才想岀来工作,而是有一部分人在一个地方工作了一辈子,即使到了退休年龄,由于单位人手不够,所以留下来继续工作,即使工资给减少了,还是愿意留下来继续工作。因为他们知道,一旦辞职了,再想去找新的单位应聘,是没有地方用老人的。

老人特别是60以上的人想重新找工作也是挺难的,哪个单位都想尽量入用年龄小一点的人,但也不好招。

无论哪里的老人都是一样的,如果能够过上舒适的生活,谁也不会再想去工作的,去工作都是有各种不同的理由的,最终还都是为了钱而工作的。

(4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4年1月11日
下一篇 2024年1月11日

相关推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联系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